2016-8-1

1337字

理想三旬

15平米的出租房,一张床一张桌子,角落装行李的箱子似乎原封不动堆在那里,还是几个月之前的样子,那副裱起来的肖像画似乎特别显眼。

窗外风雨交加,手机今天早上跳出来的新闻说超级台风了,这个房子老旧的似乎摇摇晃晃马上要被吹坏一样。

房东是个独居老太太,衣着干净整洁,讲一口细软的南方普通话,消瘦很精明或者是说有些刻薄和吝啬。

守了6年的唱片公司最终还是入不敷出,他是这家公司的最后一个歌手,吃散伙饭的时候快四十的男人痛声大哭,他看着老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他几年前卖了攒钱买下的房子,坐上火车南下回到家乡,盘了一家餐厅,亲自装修,亲自三顾茅庐找厨师,亲自去买材料,甚至在后厨刷碗,但是剩下的钱也只够租下这个小屋子。

“我真的不喜欢你们这些说搞音乐的人,真的是不想租的啦,晚上八点以后不要让我听见唱歌啊,弹琴的声音,还有宠物也不要养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他打开小冰箱,里面除了啤酒什么都没有,床头柜上有一包昨天吃剩的饼干,把剩下的塞到嘴里,只觉得浑身酸痛。

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,员工虽然有休息日,但是自己却只能够在这样自然灾害的天里面休息。

望了一眼墙角的吉他,琴箱上积了一层灰,他伸手拿够到它,然后用布把那些灰擦掉,然后想了想最终还是打开。

他今年三十岁了,古人说三十而立,这个年纪谈梦想似乎让人觉得可笑。这也是他不回家的原因,不过父母知道他开餐厅时候还是挺开心的,这是他姐姐和他说的。

学生时代一起做乐队的朋友大多都已经放弃了,极少数坚持下来的生活似乎也不怎么光鲜,至于之前工作认识的朋友似乎也因为某些原因疏远。他还比较幸运,他们说,至少曾经被人看见过,他觉得也是。看见他们因为业绩和上司闷闷不乐,他觉得自己虽然显得幼稚,但是却还是比较快乐。

音乐从指缝中流出,寂寞而美好,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弹出这首曲子。

因为这首歌他被老板看上,出了第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唱片,红极一时,那时候走到街上似乎都是这首歌。

但是这首歌是他写给她女朋友的,那时候他们那么相爱,似乎永远都不会分开。在那个他们一起上学的北方城市,她最终嫁给了一个很平凡但是对她很好很踏实的男人,听说已经有了一个孩子。人有时候真的很善变,也很无情。喜欢的时候那么喜欢,不过忘记也似乎就只要一瞬间。

她给他画的画他还留着,二十多岁的样子和三十多岁的样子真的很不一样。这首歌现在唱和当初在舞台上唱的,似乎也不太一样。如果没有得到过,那么便不会觉得悲伤。

他突然很想抽烟,但是他已经戒烟很久了。他抱着吉他,窗外风雨更急了,路上看不见人影,满屋子的风雨呼啸声。

“笃笃笃。”突然听见敲门声。

他觉得奇怪,开门房东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个饭桶。

“这么大的后生还怕台风啊,哭什么。”

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留眼泪,连忙擦掉:“您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平时看你都是订外卖吃的,台风天人家外卖都不送了,刚好饭做多了给你一点。”房东把饭桶塞到他手里,“和我儿子一个样子,吃外卖还有方便面身体才不好,每天半夜咳嗽我觉都睡不着了。吃完放在我门口就好了。”

他有些懵,只是点了点头。

“真的是和我儿子一个样子,谢谢也不知道说的啊?”她有些生气的样子。

他又慌忙说了一句谢谢。

“嗯。”她点了点头,“不过你弹琴还是蛮好听的,唱歌也比他好,我还是蛮喜欢的。虽然是年轻人的歌,好听的话也可以适当多唱唱。”

文 / 王木木

评论(6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显示名称 *

网站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