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6-4

1747字

姐,我可以想你吗?

公共汽车开出去的一瞬间,你的傻弟弟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着“姐你别走,别走,我再也不跟你抢东西了,什么我都让着你啊”,我知道你肯定没听见,不然你一定不会走的。

那一年,你六岁,我三岁,你说,男孩子不仅不准哭,还要保护女孩子,知道吗?

我哇哇大哭,“不知道。”

你打了我一下,“真是一个没出息的。”

“你有出息,你抢一个三岁小孩的棒棒糖,我要回去告诉我妈,不,你妈,不……我们的妈。”

你说,“别急,别急,我先帮你试试有没有毒。”

我半信半疑,坐在树下看你晃荡着双腿吃我的棒棒糖,“弟,你是男孩子,要让着女孩子,所以有啥好的,都要先给我。”

于是你剩了一根糖棍给我。

那时候我可真讨厌你,想着要是没有姐姐就好了,我悄悄告诉妈妈,咱们把姐姐丢了吧。

然后,我挨了人生中第一顿打。

这种讨厌,在我十五岁那年变本加厉,那会儿,你在省城读书,每个月回来一次,住一晚上就走,每次回来都给我带一包糖。

然而那时候我已经不喜欢吃糖了,我开始抽烟,一元钱两支的烟,于是我让你给我钱。

你问我要钱干什么?

我说,关你屁事,爱给不给。

你有些犹豫,但还是给了我,而我没有一丝的感激和歉意,只是覺得你是我姐,所以天生就应该对我好。后来,我才知道,那十块钱是你一个星期的早饭钱,父亲接到电话,你在学校晕倒了,是因为不吃早饭导致低血糖。

父亲当着我和母亲的面骂你胡闹,我低着头,不敢说一句话,心里却在埋怨你,没钱就别给我钱,装什么土大款。

我依旧不觉得愧疚,因为你是我姐,就应该对我好。

2006年,你在浙江读大学,我坐火车去看你,你说,别来,你那么傻走丢了怎么办?不是给我添乱吗?

我很生气说,你才傻。

我一意孤行,不让你来火车站接我,结果,我真的走丢了。

你说,别急,等我。

我可真恨你啊,没事跑那么远的地方读什么书,你知道我提着大包小包在街上等你有多丢人吗?

对,你还害我哭了。

华灯初上的城市,你从出租车上跳下来,看到你的瞬间,我就哭了,“你去哪儿了?怎么现在才来。”

你不停给我道歉,然后骂我没出息,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这点小事儿有什么好哭的。”

那时候,我比你足足高出一个头,却像孩子一样趴在你的肩头,“姐,我可真想你啊。”

“这么大的人还想姐姐,你丢不丢人?”你推开我,一屁股坐在地上,“妈的,为了找你这个傻蛋,脚都给我崴了,快背我回去。”

那是我人生中最丢人的一天,脖子上挂着大包小包的特产,背上还背了一个咋咋呼呼的你。

很丢人,以后我再也不来看你了。

后来,你嫁人了。

我一点儿都不喜欢那个人,比讨厌你,还讨厌他。

他第一次叫我小舅子的时候,我瞪了他一眼,“谁是你小舅子,不要乱认亲戚。”

他尴尬地看了你一眼,你便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,低声警告我,不要乱说话。

他可真丑啊,像一个滚动的冬瓜,看着就让人生厌。

可是你嫁给了他。你结婚的那天,可真好看,是我认识你那么多年最好看的一天。

你笑着说,“弟弟,你要祝福我。”

我不理你,你便追着我要一个祝福,我被你逼得没办法,我说:“祝你早日变成另一个冬瓜。”

你气得要打我。

我把头往你面前伸说,“打吧打吧,打死我算了。”

你愣了一下,举着的拳头突然松开了,你说,“小时候可真讨厌你,可现在感觉有你也挺好的。”

我低着头,没说话。

你摸了摸我的头发说,“我还记得你三岁被我抢糖的样子,转眼间,都这么大了。”

呸,明明是你抢我的糖,臭不要脸。

姐,你说,我想你是一件很没出息的事。

所以,我不想你,也没有哭,你睡着的样子也很美,比你结婚的时候还美。

2015年10月18日。

球球出生,你的女儿,我的外甥女。球球的生日,你的祭日。

我曾在前女友手里做了无数次“难产的时候,你是保我还是保孩子”这道题,无论什么时候,我总是能坚定不移选择前者。

可我没想到你居然选择了后者。

你知道得知这个真相的我有多狼狈吗?跟你的丈夫一起蜷缩在医院长廊上哭得不能自已。

你说,你是球球的妈妈,所以保护球球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就像你是我的姐姐,所以你要让着我。

姐,我没哭,真的。

给你讲个笑话吧,你还记得你十六岁那会儿去省城读书吗?对,你记得,你的记性一向很好。

公共汽车开出去的一瞬间,你的傻弟弟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着“姐你别走,别走,我再也不跟你抢东西了,什么我都让着你啊”,我知道你肯定没听见,不然你一定不会走的。

你总是比我走得快,这次也不例外。

但愿来生的时候慢一点儿,让我来护着你。

文 / 周灿

BGM / 风居住的街道(Piano ver) (翻自 磯村由紀子) -饭碗的彼岸

评论(6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显示名称 *

网站地址